幸福二奶村 - 幸福二奶村

今年春天,在老林介绍的“禁果日报”地産版见到一则深圳二线的售楼广告,哗!抵!独立花园洋房只卖十几万港元,立即打过电话给阿林。

原来这是阿林的台资合伙人志郎所搞的,这阿郎早期在台经营“星期五舞男”时,阿林曾介绍不少香港怨妇过去帮衬他。

阿郎赚到钱,摇身一变,在大陆搞地産,售买对像是港人,阿林也自然成为地産经纪了。

我直接找到阿林,肯定省却许多费用,连到二线都是搭阿林的顺风车,不必排队挤人流过海关,在路上,阿林问道∶“老范,你买房子是为了保值,或另有用途?”

我说道∶“这样的楼房,我在香港全副身家都投进去也买不起,见负担得起,贪好玩买一幢放着,日后或过去养老,或投资保值,总有用处啦!”

阿林道∶“我们做的是现楼,即买即住,带你去看楼的小姐,如果你对她有意思,是有得斟的!”(粤哩语,歌女、舞女可买其上床的意思)

“什麽!可以和她上床?”我不解地问。

“点止上床咁简单?直情可以包她做二奶。”

深圳“包二奶”的事我早有听闻,但我那只母老虎好凶,我可是想都不敢想的,不过假如我用部份退休的钱偷偷地买楼包二奶,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…

想到这里,我有点儿动心,车也到了。

阿林把我介绍给当地的售楼处,接待他的是珍妮小姐,当时我并不知道她就是阿林的“二奶”,一见到阿珍,就生滋猫入眼似的瞪着她。

阿珍却是大大方方地拿出一本像片簿对我说∶“范先生,这里有几位小姐,你挑一位合眼缘的陪你去看楼吧!”

我笑着说道∶“不用看了,就你带我去啦!”

“对不起!范先生,我不带人看楼的!”阿珍婉言说道。

我不禁一阵尴尬,其实我应该懂得舞厅的妈妈生是不陪客的才对!

于是,我把相簿翻来翻去,我看中了一对姐妹花,燕瘦环肥,叫我举棋不定,想了想,终于选了小的。

阿珍按着对讲机道∶“二妞,带客人看楼啦!”

一会儿,有一位北妹来了,我认得出,她是姐妹花中生得比较苗条的一个。

售楼处离房産很近,北妹带着我在前面走,她没有打扮得花枝招展,自然的长髮,曲线玲珑的身段,走起路来啊娜多姿,踏在胶拖鞋下的肉脚是那麽嫩腻纤巧…

北妹颇寡言,不是我讨厌的吱吱喳喳那种,我本人就比较喜欢沈静的女孩子。

说真的,还没见到房子,我就想买下了!不禁暗暗佩服阿林的经营手段。

到了我要看的楼房,北妹拿出锁匙,开门让我进去。

花园小屋,环境优雅,屋里家具齐备,连冷气机也已经装妥,一切都令人满意。

我在客厅的沙发坐下,并招呼北妹也坐下。

北妹缓缓委身,双膝合拢向左微侧慢慢坐下,似受过驯练,却有点儿生硬。

我问道∶“小姑娘,叫甚麽呀!”

“二妞。”她看了我一眼,羞涩地低下头可爱的手儿扭捏着衣角。

“听林先生说,如果我买下这里,你可以…”我还没有说完,二妞就拼命点着头,看那样子,她很急着被“包起”。

我试问她需要多少,她低着头很小声地说道∶“如果你喜欢我,可以和林先生谈,我才南下!什麽都不知道!”

我问道∶“哦!好!我很喜欢你,会和他谈的,你带个其他客人看过楼吗?”

二妞摇了摇头道∶“我昨天才来找姐姐,还没有!”

我说道∶“那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要进一步了解,我才能肯定选你呢?”

二妞又摇了摇头说∶“阿珍姐没说过。”

我笑着说道∶“可能因为你是新来的,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你,我问你,你刚才坐下的姿势是你姐姐教你的吧?”

二妞点了点头,俏眼讶异地睨了我一下。

我继续说道∶“所以你还有许多事情不知道,你们还必须经过验身的。”

“验身?”二妞擡起头来惊奇地问。

“当然啦!你们从外地来,一定要身体检查一下,看看有没有传染病、皮肤病,我不是故意刁难你,只是你们没有证件,全身检查很贵的。”

我见二妞有点慌了,便又说道∶“不过,我一见就喜欢你,而且,我本身就是个医生,如果你让我看看,没甚麽问题,也就算了!”

“要…怎样…看呢?”二妞动心了。

“很简单,我看看你的手手脚脚,就知道有没有皮肤病了。”

“那传染病呢?”

“传染病是可以医的,我喜欢你,难道会有传染病就不理你吗?”

“那你看看吧!”二妞向我伸出手儿。

“你先去洗一洗再来。”我虽然猴急,仍有条不紊,不像老边对他乡下的二妞,饑不择食,捉住就要干,一付饿狗抢骨的样子。

我这个二妞好听话,她果然洗完白白,然后出来见我。

我把她软暖的手儿握在狼爪之中,哇!虽然我那只虎也不错,但哪里比得上二妞这种青春玉女的纤纤玉手,她柔若无骨,白晰细嫩,不加修饰的素手,虽然有几处做活引致的轻微破损,但她肯跟我之后,一定叫她白壁无瑕!

我顺着她滑美的藕臂向上,略举高她的手,咦!腋下没毛,不知她底下…

好了,适可而止,开始看看二妞的脚儿,我把二妞的双脚捧在怀里,我恨不得用它的脚心夹住我的阳具,也恨不得让它踩遍我的全身,让它蹂躏我的脸!

二妞穿着不太合身的长裤,估计有可能是她姐姐的,裤头很松,裤管也很宽,二妞双手把裤管一向上一提,整条细嫩雪白的玉腿便裸露出来。

我又摸又捏,除了滑美,就是肌肉的弹性,家里的老虎腿怎比得上!唯一的缺陷是膝盖上有小小伤疤,但也无伤大雅。

看完美腿回到肉足,二妞的脚儿非常小巧,脚趾稍嫌短了些,欠缺成熟美,但却有另一种小妹妹的天真美!

我爱不释手地玩摸着二妞的脚儿,她似乎起了疑心,但又不敢缩走,她的脸泛起了一层红霞,脚趾也不安地蠕动着,更加添了一种诱惑。

我有个怪僻,就是摸老婆的脚儿就会兴奋,摸别的女人虽不敢肯定,但摸二妞这种青春玉女肯定就兴奋到不得了。

我把二妞的的脚捧在怀中,自然接触到勃硬的阳具,二妞也感觉到了,但她不敢缩走,只是脸上的表情起了很大的变化,原来的白里泛红变成粉面通红。

我捉住她一只脚的脚踝,用手指轻轻搔她的脚心,痒得她五趾缩拢。

她想缩走,却被我牢牢捉住,只好伸过另一支脚来蹬我,我早意料她会这样,便转而搔她蹬过来的那一只脚,搔得她粉腿乱舞之际,门铃响了。

来的人是阿林,他来征求我的意见,并準备和我回香港。

我表示对二妞很满意,二妞红着脸先回去了。

我问过阿林一切开销,阿林说出两种银码,原来可租可买,但因这是商业秘密,具体数字不便在此公开透露,不过的确经济实惠。(有兴趣可跟林先生联络,台湾的朋友可直接打电话给阿郎,住在美加的朋友则对不起了,近水救不了远火!)

嘿嘿!我们的广告要比小柯站那些介绍要生动具体、内容丰富的,请继续看我的亲身经曆吧!

我到售楼处交了定金,又趁机仔细望了阿珍几眼。

回港的路上,阿林告诉我道∶“这是第二期,还有第三期也在建筑中,不过第二期的位置较好,因为离火车站最近,我自己也买了一个。”

“你也买?”我有点儿奇怪的问。

“对!售楼处的广州妹珍妮姐妹就住在那。”

“哦!我知道了,你…一箭双雕!”

“她妹妹是寄居而已,下个月搬到罗湖去住了,阿郎也留了一个,让他的阿雪住,阿泰也买了一个单位,都在你屋子的附近。”

“是哪一个阿泰呢?”

“你认识的,因为包二奶,所以改了个花名,喂!你那个二妞不错哦!不过名字就老土点,要不要改一改?”

“啊!不需要了,我蛮喜欢她这个名字,喂!她是处女吗?”

“我哪里知道,不过你可别奢望!其实又不是做人世,管她处女不处女的!”

“嗯!也对!我随便问问而已!”嘴里虽然这样说,总觉得二妞像个处子。

阿林笑着说道∶“听阿烦说,你家有只母老虎,以后你怎麽来深圳呢?”

“哦!有办法,我可以对她说跟人合伙在深圳开酒楼,力不到不为财,所以要经常到特区走动啦!”我也笑着说道。

“哈哈!真是会偷就有计,贼计状元才啦!不过我和阿泰真的在第一期有家合伙开的酒楼,有兴趣你也可参股的。”

我不好意思地说道∶“别偷偷声啦!怪难听的,喂!我们那个屋村叫啥名呢?”

阿林笑着说道∶“嘿嘿!第一期卖出去的都是住些‘二奶’,所以真名没人叫,个个都唤它叫着二奶村了。”

“二奶村?哈…”

回港后,对老婆说了去过特区,朋友邀我做酒楼的事。

正经事嘛!她也欣然支持。

第二天,我带银行本票去交阿林那里的尾数,阿林刚好又要上深圳,于是,打个电话跟母老虎瞎扯一番,便跟阿林从文锦渡过关了。

去到二奶村,已经是傍晚了,阿林在第一期那边他有份的“二春酒楼”代办宴席,算是我和二妞的喜酒,阿郎和阿泰刚好也在,八人一围,好不热闹,那阿泰原来是元元站的老友。

阿珍为大家一一介绍∶阿郎的老二叫阿雪,阿泰的叫…不记得了。

我看见了二妞好不自然,就劝她喝一点儿酒。

二妞不善饮酒,饮了小半杯已里全身发热,阿珍也向她劝酒,喝下一杯之后,二妞对我说她觉得天旋地转!

勉强坐到席散,我和她回家,扶她上床!她实在支持不住,倒头便睡。

我见二妞睡得很甜,胸前双峰,耸得很高。

于是,我走到床前坐下,伸手去解她的衫钮,触手便开,一打开来,她并没有戴乳罩,少女的玉峰雪白而充满弹力,乳头不太大,双峰一点嫣红。

我用怪手去摸,只觉滑如羊脂,我用手捏捏,两堆软肉柔而结实!按下去是有弹性的嫩肉,但我不敢太大力抚弄,恐怕将她弄醒。

我这麽想∶她没有戴乳罩,可能也没有穿底裤的了,何不解开她的裤头带,欣赏一下她的阴部?想罢,将她的裤头带解既,但是没猜中了,她是有穿三角裤的。

忽然,二妞将身体转侧,我急忙停手。

等了一会儿,不见她有动静,趁势将她的裤子轻轻拉下,一条淡黄色三角裤映入眼帘,此时二妞是侧卧,我轻轻拉下她内裤的一角,一边隆臀裸露出来,看了越使我欲火火大动。

我低声对二妞道∶“二妞!你睡好一些!”

便扳她仰躺,这一种手势十分轻巧,并不会将她弄醒。

二妞一成仰卧,我便有机会将她整条三角裤除下了。

这时候,她恤衫被翻开,双乳全露,下体亦无寸缕褛。

只见她阴户生得很高,阴毛纤细、疏落有致,几乎是白板,绝不是茸茸密密的黑丛林,连到阴道口也盖去的那种。

只见她的阴户一线分开了两边!正所谓峰间有条流水!

我便轻轻将她的地大腿张开,成为一个“大”字,拨开她私处一看,没想到这北妹二妞竟真是个处女!

处女即是处女!虽然张开了大腿,因为未经人道,所以阴户口也不甚张开。

我伸手去摸二妞的阴道口,谁知不摸犹可,一摸之下,整只手指为之湿润,里面好像包含了很多水似的。

我跪在床上,仰头下去!用两支手指张开了她的大阴唇,便露出一个小孔!里面红黏黏的肉,看见了小阴唇,和尿道之上的阴核。

我左手两指拨开了阴唇,右手食指插入阴道去,大约进入不到半寸,染得手指也湿了,手指插出插八,唧唧有声,处女的阴户未经人道,确是明明净净,十分繁凑,就是用指插入,也被四面的阴道腔肉包裹着,觉得温暖异常,十分过瘾。

我此时欲火如焚,再也不能够忍受了,但是我知道自己这麽沖动,如箭在弦上,只要阳具一插入阴户,恐怕未入得个龟头,已经泄出来。

这样快便出精,实在是一件最没瘾事,因为盗取处女膜是一件快乐之事,假如这麽快就出来,就如下雨天穿新鞋了。

必定要设法延长出精之时间,最低限度抽送得十五分锺至二十分锺,才能真正享受处女开封的滋味!那种破关直入,将狭窄的阴道腔肉推开的好处,才能得到。

想到这里,立刻下床,到浴室沖个凉,再上床。

回来时,再看看二妞,真是冰肌玉洁,值得欣赏不已。

又仔细看过了一会,我实行要嚐试处女的滋味了。

二妞的阴户生得高,不必用枕头垫高她的臀部,我站在床沿,用手提起她的双腿,使二妞的双腿放在自己肩膊上,然后左手撑开她的阴唇,右手持着阳具,在阴道的小孔中寻找去路。

无论男子的阳具大小,一个处女亦难以容纳得入,你想一插而入,直顶子宫颈,这是不可能的,而且大力挺进!用力插入,会使处女痛到失魂落魄,对性交留下恶劣的印象,这事绝对不宜心急,必然按步就班,循序渐进,使处女的尽量痛苦减少,然后彼此才会觉得有趣。

年轻读者可能会问∶处女第一次性交,是否即刻会感觉到兴趣吗?

这个问题!我认为是不会的,就算怜香惜玉的男子,用调情和缓进的方法,也只可以减少处女的痛苦和她的紧张心情而巳,你们试想一想,处女的阴道未经人道,生得紧紧密密,而你将那大个龟头逼入,粗硬的阳具将阴道肌肉挤开,虽然阴道肌肉有弹性,亦会觉得辛苦,必定要经过五、六次性交之后,女子方面才可以会感觉出快乐的。

且说我的龟头,一触到二妞的阴道口,便好像被吸住,也觉得阴道口有少许淫水泛出,使龟头更溜滑。

大约处女的阴道口不够花生米大小,但是这龟头却比核桃还大!以此例来计,大约是五比一左右。

我右手持着阳具,将龟头一挺,用力挺準了小洞,“滋”的一声,龟头已塞了入阴道里去,这一塞,使得二妞感觉到一阵异样,她再渴睡,也是不能不醒了。

二妞一醒,便觉下体不自在,有些东西顶入了阴道,而且皱着眉心,呈微微觉痛的样子,令我不忍再用力。

这时我已经顶住她的膜,大约要入多两三分,始可以将二妞的处女膜沖破,如果我将阳具抽出,二妞之处女膜仍未破!但哪会见了这只乳猪,而不一口吃下之理!

二妞定一定神,见自己胸衣打开,双乳露出,下体也没有裤子,双腿大开,而我全身裸赤裸压在她身上,随即又觉得自己的阴部被塞得闷涨不堪,便呼道∶“哎呀,痛死我了。先放我一下好吗?”

我骗她道∶“二妞你别动,如今你的处女膜已被我沖破了,你如今且忍一忍,以后来多几次,你便会快乐了!你已经发育好了,不用怕!我以后和你过快活日子哩!”

二妞芳龄十八,已懂男女之事,但她的口里还是说道∶“但是…你顶得人家这麽大力,我好不自然呀!我那里好像没位子再让你挤进去了呀!”

我说道∶“二妞你别担心,你摸摸,现在才入得的这麽多,尚有一大节没进去,我的东西整条进去之后,你便会觉得过瘾了!”

说罢,捉住二妞一只手来拿我的阴茎。

二妞的手一摸了这硬骨骨而坚挺的阴茎,登时芳心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连忙缩手说道∶“羞死人了!我才不摸哩!”

我说道∶“不摸也不要紧,但你不要动,我会继续插进去去,或许会你有些痛,但不要紧,每一个处女初经人道也是如此的!”

二妞此时无可奈何,她一声不出,也没有挣扎。

我将龟头滑了一滑,滑了上去阴核处,二妞被龟头一触阴核,顿时呆了一下,有种怪异表情浮上她的脸。

我笑着问道∶“你觉得怎样?”

二妞粉面通红说道∶“你搞得人家全身一软,四肢麻麻痹痹,我的心好像离了一离似的,你弄得我身子都麻痹了,轻飘飘的!”

我又用左手撑开阴唇,右手持着阳具,再用力一挺,“啧”的一下,整个龟头又滑了进去,二妞刚才被我的龟头摩擦阴核,全身一麻痹,芳心一蕩漾,已有些淫水流出,所以这次我稍微由一挺,便将龟头整个挤进去了。

我顿了顿,便将龟头作先头部队,往里头推进,我清楚感到龟头所到之处,阴道里的嫩肉一路被逼开,这次顶入,真的巳经将处女膜顶破,有些鲜血连淫水挤出来。

二妞觉得十分痛楚,便伸手来捉住我的阳具说道∶“别…那麽快,我好痛!哇!你还有这麽长,真的能弄进我的肚子里吗?”

我说道∶“你不要怕,也不可太紧张,一分锺入一寸,五分锺便可全进去,痛过一阵就不会再痛的啦!”

说话时,我大约已经入了一寸,处女膜已破,就可以轻轻地抽送,但抽出的时候,我不会抽得太出,而是抽一分,入两分,这一路迫入时,我简直是闻得到二妞阴道里的腔肉在节节作响!

我入得越深,二妞阴道的肌肉包围得我的阴茎多一些,那感觉真是好过瘾!

二妞闭了双目,我又问她道∶“此刻又觉得如何呢?”

二妞没有把眼睛张开,低声说道∶“觉得下体被你越塞越深,而好像一路被你迫开了,你推进时我还会有疼痛,但退出是有觉得立刻合拢,人家的心好乱,肚子里多了你的东西,很不自然,四肢都麻痹了,里面很湿,我也不知说什麽啦!别问人家这些啦!羞死我了!”

此时我的阳具入得一半了,即是入了二寸多,已也算好深了。

我低声说道∶“二妞,你再摸摸,入了多少了?”

二妞说道∶“我才不摸,它把我弄得那麽痛,再入深进去嘛再痛多点!算了!不要再入咯!会痛死我的!”

我笑着说道∶“傻女人,那会痛得死你?所谓苦尽甘来,现在苦还未尽,怎会甘来呢?你忍一忍,嚐到好处就知道我没骗你了!”

我的阳具虽然入了一半!但二妞的“乳猪”已经被我吃了,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处女了,由开始到现在,竟用了十分锺。

我的阳具被紧凑而温暖的阴道包裹与吮吸,这是一种快乐的滋味,为处女开苞的确是好过瘾的,初经人道的处女!阴道肌肉壁的紧密包裹,使到男人感觉到有这种乐趣,是无似上之的快乐!

只有处女才会有为此紧凑!一个女只得一次给男人有此美妙的感觉,我觉得二妞的阴道里膊动得很厉害,有一种吸吸吮吮,使阳具畅乐已极的感觉。

我恐怕再一吸吮,就会泄出,立刻停止活动,平心静气,休息一阵。

且说我休息了一阵,再鼓勇气,仍用退一分进二分的方法,一路开山劈道,将二妞整条阴道涨大,一直通到子宫颈。

这时我更过瘾,五寸长的阴茎已经全部进入二妞的“肚子”里,那男根被紧束束地箍着,途道肌肉包围,阴道壁肉震震颤颤、吸吸吮吮,那一种滋味和快乐,如果未玩过处女的人,一定发梦也不知道有如此的畅快。

现在我开始抽送了,我不敢太用力,怕她有痛苦!而只是将阳具退出一半,然后插到尽根,谁知抽了大约三十抽,龟头一阵奇痒难当,大概是顶正二妞的子宫颈,此茎与彼颈剧烈碰触,终于再也不能够抵受得了!

登时龟头“霍”的一下,精液直喷,心脉也跳得很利害。

我气喘喘地放下她的双足,挺直身来,阳具仍浸在阴户,接着又“天盖地”,把胸部温软一下饱凸的乳房,压得二妞十分辛苦。

由尽根而入到一泄如注,搞了二十分锺,得确过瘾之极。

两人休息了十分锺,然后我将阳具拔出,哇!整个龟头红卜卜。

二妞亦坐起身来,阴户流出丝丝我刚灌入的精液,她那条淡黄色三角裤刚好垫在阴户的下面,处女之血流下去,一片腥红,她拿起三角裤来看,幽幽说道∶“我的第一次给你了!”

我有满足感,也有罪恶感!论年龄,二妞简直可做我的女儿,金钱既是万能,又是万恶,我居然凭着它夺取一个清纯女孩子的初夜!

两人草草清洁了下体!二妞告诉我说,她阴道仍有些不自然,我安慰几句,也觉得有些累了,就和她赤裸地抱着睡觉。

第二天,我带二妞到市区买了些日常生活用品,二妞走路有些不自然,但所买的东西,有的是她从来也没有见过,有的是她只在电视见过,而从来还没用过,所以她高兴得像出笼的鸟儿一样。

第二晚上,我见“期限”已到,是晚尽情享受二妞的肉体,两人上到了床,大家就互相脱光了衣服。

首先我拥着她接了一个热吻,然后伸手去玩她的乳头,轻轻地捏,让二妞感觉一阵奇痒,我不只用手,而且用口,舌尖吮吮舐舐,啜得二妞全身酸软,骨节皆骚。

我双管齐下,用一只食指,去玩她的阴核!弄得二妞春心大动,淫水横流,整个阴户瀑滑滑,她双眼放斜睨我了。

我见二妞已经动情,便提戈上马,将一个薄枕,垫住她的臀,把阴道再提高一些,然后将她双腿张开,龟头在她的阴道口画了几个圈圈,然后对正了入口处,用力一顶。

哇!节节卜卜,阴水一滑,完全将这条五寸长的阳具慢慢吞入里面,双方都感到一阵快意,我笑着说道∶“二妞,怎样?不痛了吧!”

二妞粉面通红说道∶“不痛了,但有点儿痒,你捅捅我吧!”

我轻抽慢送,阳具与阴肉互相磨擦,快感越增,我还怕二妞未嚐尽快乐,俯身和她亲嘴,以达灵肉相通,吻完再去玩她的乳头,使她星眸横斜,呀呀叫好。

忽然,我自己盘坐起来!将二妞一下子抱起!两人面对面坐着,二妞的双足,分左右绕到我的腰后,然后我用力一插,手抱着她的纤腰!阳具又插正了她的子宫颈,俩人都扭腰摆臀,努力把肉体来磨擦。

这一磨!使二妞有如触电!低首伏在我的肩膊!双手紧紧把我抱住,口里不断的叫道∶“哎呀!我好痒痒啊!哎哟!我麻痹了,我死了!”

二妞肉紧已极,全身血脉沸腾,对着我的肩膊张口就咬…

高潮已毕,我轻轻扶她卧在床上,让她休息一会儿。

当下“两败俱伤”,我对二妞展示被她咬到出血的肩膊,二妞羞得无地自容。

两人稍微歇息之后,战云再起,再接再厉,采用了多种花式,二妞因为咬伤我,心里有点儿内疚,更加非常听话合作,我完全陶醉在爱与欲的享受中…

直到我搭火车回港的路上,才想起要面对虎妻…

我在九龙车站下车之后,立即先去买一包风湿胶布,躲近附近一家酒楼的洗手间,取出一块,小心地贴在二妞咬出来的牙印上…

是夜,为掩饰曾经偷吃,主动向虎妻求欢,她一见我肩膊贴有药膏,便问究竟,我告诉她去了深圳两天,筋骨酸痛,她说道∶“那…快不要再干了,明天晚上吧!”

哈!居然可以躲过,全靠二妞这肉紧的一咬。

几天后,阿林打电话倾谈了有关酒搂的事,老婆当然更信以为真了,于是我又搭上阿林的顺风车到了二奶村。

二妞见我来到,当场为之雀跃,常言道∶小别胜新婚,我和二妞本来就是新婚,这小别的几天,更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其实我也急于和二妞再温好梦,于是把她搂在怀里百般摸索起来,二妞半推半就,羞拒了几下手儿,终于任我为所欲为。

那充满弹性,青春活力的胴体,真使我爱不释手,也使我迅速沖动起来,我想脱她的衣服,二妞惊道∶“大白天,羞死人了!万一有人突然闯进来呢?”

我突然想到古书上说,佳人罗衣半解,别有一番好处,于是笑着说道∶“二妞,你不必剥光猪的,你今天穿着裙子,把内裤脱下来就行了。”

二妞开始倚熟卖熟了,她嘟着小嘴儿说道∶“一见面就要弄干人家,不理你了,要脱你自己脱!”

二妞不理我,我当然不会因此不理她,我的手伸入她裙底,且不去脱她的内裤,摸到她贲起小丘,笑着说道∶“二妞,你这里不会痛了吧!”

二妞摇了摇头,说道∶“不痛了,不过自从被你搞过之后,总觉得怪怪的,你又不在,人家想起你时,底下好像就会湿,你说过开苞,是不是把我底下里面的什麽东西给打开了?”

“傻二妞,你真是傻得可爱,你很纯,真是个好女孩子,我要是年青二十年,就可以和你长相厮守了!”

“别这样说吗?虽然你大我好多,但我看得出你很是很喜欢我的,嫁一个喜欢我的的男人,不就是我的于归吗?我们有个家了,我愿意替你生孩子!”

我并不去判断二妞这番话究竟是真心,或者是二奶们受过驯练而说出来的行话,但从二妞那一副真挚的脸蛋上,我看不出任何虚假和造作!

二妞是一片真情,我心里则是暗暗凄楚!二妞对我的柔情依依,不禁使我想起在香港的虎妻,别以为她真的是凶恶如虎,其实她温婉贤淑,对我体贴关怀。

我称她虎妻,是因为香港男人成堆时,习惯称老婆为“母老虎”而已。

我和她在中学时相恋,那时她岂不是也像二妞这样柔情依依,现在,她担负了为人长者应尽的责任,她为儿女的成长处心积虑,再为儿孙一代操烦,而我一惯养尊处优,不问家中烦事,退休后又假藉和朋友特区开酒楼,实行包养二奶,享受二春?

想到这里我不禁莫名愧疚,抚在二妞私处的手,也没再活动,还微微歎了一口气!

二妞见我神色不对,睁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关心地问道∶“你不舒服吗?”

这一声关注,又把我从无尽的思潮中扭回现实。

我突然想道∶不错也已经错了,一切既然由我铸成,唯有自己承担,一向勇敢面对现实的我,仍要做出我的决择,我要对得起发妻,便对不起自己,我除了她,也是一生不近女色,夕阳无限好,却是已黄昏,我再不珍惜这一瞬馀辉,我便对不起自己,也对不起向我献出处子之身的二妞!

我转眼望一望二妞,我的心就软化了!

二妞不但含情脉脉地望着我,而且在眉目之间流露出一丝隐忧。

我的心全软了,最难消受美人恩,在二妞柔柔浓情之下,我根本无法自拔,我心里对自己说道∶“我对发妻已尽忠二、三十载,临老才入花丛,也算对得起她了,如今若是冷落二妞,又是我一生的一大憾事,还是放开怀抱吧!”

想到这里,我豪气横生!于是,我放在二妞私处的手迅速移向她内裤的裤头,并拉着她的橡根往下退,二妞挪动臀部,让我把它彻底脱下。

仍然是淡黄色的,裤叉的位置湿了一处,那也不能说是二妞淫蕩,那是我刚才隔着裤子去挖她的阴道口而造成的。

现在,二妞的裙底是真空的了,我想把她的裙子拉起来看,但她立即害羞地把手一按,让裙子遮住她的羞处。

我问道∶“你不肯给我了吗?”

她小声在我耳边说道∶“我哪会不肯给你呢?但你这样掀人家的裙子,就好像流氓一样嘛!”

我问道∶“那麽,我上次把你脱光,压在床上弄干,又算不算流氓呢?”

“那怎会相同呢?我是你的女人,当然要让你压在床上弄干啦!怎麽算流氓呢?”

“对呀!你是我的女人,我为什麽不能撩你的裙子呢?”

“这…我不知道啦!我见到电影里,流氓掀妇女的裙子,她们就会呼叫的呀!”

好一个青苹果似的二妞,我真的恨不得一口把她整个人连屎连尿吞入肚子里!

对一个人爱极,实在是捧在手里,怕掐了!含在嘴里,怕化了!

我有点儿疯狂地搂紧二妞,抱得她透不过气来,二妞吃惊地挣扎,但我又把她的小嘴吻得透不过气来,二妞一边向我回吻,一边发出浓浓的鼻息。

闻了一会儿,我们分开各自喘着气,但我们的脸紧紧地互贴着。

我那年轻时曆尽风霜但后来总算得以养尊处优的男人粗脸,紧贴着二妞那青春少女吹弹得破的嫩面,说实话,我心里又有点愧疚!

一向鄙薄名利,却用金钱收卖少女的青春?如果这时二妞讽刺我几句,我将会无地自容!但她是那麽温柔体贴,她柔嫩的肌肤传过来温馨的情感,饱满的双乳隔着衣服也震颤着我心中的欲念!

无论我脑海千头万绪,百感交集,然而怀里娇娃活色生香,我终究被二妞双目的爱火燃起欲焰。

我的胯下硬极了,顶着二妞的臀部,二妞似乎也明白了,她小心地挪开身子,不至于压住我,我趁势拉她的手儿放在硬物上面。

二妞本能地一缩,但还是笨笨地拉开我的裤链,笨笨地把我那一柱擎天放出来,她好奇地握着它,本能地上下套弄一下,狰狞的龟头脱皮露出,吓得她畏缩在我怀里。

我让二妞的娇躯跨坐在我怀中,这时她也已明白我想做什麽。

于是,她把手伸入裙子里,将应该对準的地方对準了,然后她移动…移动…直至我们完美地结合在一起。

二妞突然想起什麽,她要看看我的肩膊,她扒开我的衣服,看到我被她咬过的地方已经没事,微微一笑,说道∶“我真荒唐,竟然会咬你!”

我说道∶“那是你进入高潮,已经物我两忘了!”

二妞道∶“那你又弄干我,不怕我再咬你吗?”

“不怕!”我说道∶“只要你快活得欲仙欲死,我不怕被你咬伤!”

二妞道∶“不要用这样姿势弄干了,咬伤你,我也会好心疼的,这样很危险,上次就是这样磨呀磨,磨得我疯了,才会咬你的!”

“那麽,你肯不肯像小狗似的趴下来,让我从后面弄!”我捉狭她道。

“当然可以啦!”二妞说着从我怀里站起来,突然惊叫道∶“你的裤子…你的裤子被我弄髒了!”

“你替我洗洗不就行了吗?”我笑着说道。

“但是你只有这条裤子!”

“我不穿裤子也行啦!这次过来,我準备和你二人世界,不出街了!”

“我先替你洗洗吧!万一有人来找你就不好了!”

“也好!”我说毕,二妞就替我脱下裤子,拿到浴室。

我尾随过去,见到二妞弯着身子洗我的裤子,圆圆的屁股翘翘的,便把她的裙子掀起来,露出雪白的大白屁股。

二妞在洗我的裤子,抽不出手来摆拨,只好任我轻薄。

这时,我当然不止用手去摸她了,我把二妞那两瓣嫩肉摸玩捏弄一番,发现中间的两个洞口,就想钻洞。

我乾脆脱下裤子,把上衣也脱去,赤条条举着硬硬的肉棒向她凑过去,当棒头接触到二妞的肉蚌,她“噢!”的一声惊叫,她迅速站了起来,娇声说道∶“你就不能等我洗好,慢慢再弄干吗?”

我笑着说道∶“我喜欢你边洗边让我弄干!”

二妞不禁笑道∶“你比我家的小弟还调皮!”

“你家小弟也曾弄干你吗?”

“不是弄干啦!我家小弟才几岁,但每当我弯腰做事时,他就会来搞我那里!”

二妞说着,又继续弯腰洗衣服。

“现在不是你家小弟搞你,而是我的小弟搞你了,乖乖让我搞一次啦!”我说着,把那硬硬的棒儿慢慢地钻进两瓣鼓凸阴唇夹住的肉缝。

二妞没有再挣扎站起,她加快着动作在洗涤,也正由于她的动作加剧,我那条藏在她肉体里的阳具,也感受到她阴道腔肉的挤压索绞,我也不抽动,索性连刚才脱下来的内裤,也扔过去让二妞多洗一会儿…

二妞回头望了我一眼,说道∶“真没你办法!”

我又把双手伸到她胸前去摸她的奶子,二妞看来真的受不了啦!她快手快脚地把衣服洗好,站直身起来,但我仍然插在她的体内,不肯拔出。

二妞只好说道∶“你让我把衣服晾起来,再让你弄好吗?”

我放开她,径自在浴缸沖凉,二妞把我的裤子晾好之后,回到浴室,见我赤条条,有些害羞,天真地吐了吐舌儿,扭头就想走。

我哪能放过她,从浴缸里跳出来,一把拉住她,就把她衣儿裙儿什麽统统剥去,接着把她的娇躯抱入浴缸里。

二妞笑着说道∶“你要我帮你洗澡?”

“我要和你鸳鸯戏水!”话一说出,我心里另外想道∶唉!什麽鸳鸯?,一老一嫩的,怎成鸳鸯,我和老婆当年才是鸳鸯戏水…

二妞没注意到我的神色,她笑着说道∶“我在家时也帮小弟洗澡的。

我收拾起愧疚的心情,打趣她道∶“你和小弟也光脱脱在一起洗澡?”

“不是啦!看你说的。”二妞说道∶“我弟弟五岁时,妈就过身了,我们三姐妹把小弟带大的,大姐要做工,三妹去读书,家里的事,当然是我做了。”

我说道∶“那现在你们姐妹南下,家里怎样呢?”

“三妹已经没再读书了,我和大妞赚钱为的是寄回去盖房子。”

“上次看相片,好像是你和大姐一起照的相!”

“是的,但其实大姐早在这里的酒廊歌厅做小姐了,我来找她,本来也是想像她那样的,但大姐说我还是闺女,要找个香港的老板包做二奶,一来自己免受苦,二来可寄钱回老家,所以她把和我合影的像片交给珍妮,大姐比我漂亮哦!怎不选她呢?”

“各花入各眼,我比较喜欢你吗?”说着就去摸她的乳房。

“大姐的胸部比我大,人人都说她比我漂亮,但其实即使你选她,她也是让我来,因为她的目的是把机会给我。”

我不禁问道∶“你们这样任人挑选,难道就不考虑到被什麽样的人选中吗?比如像我,年纪几乎可以做你的爸爸!”

二妞幽幽说道∶“你要是我爸爸就好了,我爸爸好凶哩!他眼睛里只有弟弟,我们三姐妹都被他打过,我们总算出来了,三妹不知怎麽了!”

我不想知道太多有关她不愉快的家事,于是说道∶“二妞,我来帮你洗澡吧!”

“你帮我洗澡?”二妞惊异地说道∶“你用钱买我来替我洗澡?”

“二妞,你千万别这样讲!我喜欢你,疼你,替你洗澡有什麽问题呢?”

“但是…还是不要啦!我来替你洗才应该的。”二妞说着,就拿起海棉,倒上浴液替我擦洗起来。

我说道∶“好!你帮我,我帮你,一起洗白白!”

二妞洗到我的阳具,很小心地翻洗着,我说道∶“你沖沖水,再涂上浴液,让我插进你的阴道里替你洗。”  

二妞道∶“有这样洗的吗?”
我说道∶“怎麽没有,你以前未开苞,所以不用洗,现在开苞了,洞儿打开,当然要洗了,你自己的手儿那麽小,我用这棍儿插进去不正好洗好用吗?”

二妞突然问道∶“那你要是没时间过来,我怎麽洗呢?”

“你放心,我会经常过来的啦!”说着,我开始要替她“洗”。

二妞慌忙说道∶“你从后面进去洗吧!”

我问∶“为什麽呢?”

“我怕又会咬伤你啦!”二妞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我不禁笑了起来,先把沾满浴液的阳具插到二妞的阴道里,然后说道∶“不会啦!洗洗而已,你未必会有高潮啦!”

“高潮?”二妞不解。

“你好肉紧,好麻痹的时候,就叫高潮了!”

“哦!原来如此,高潮好过瘾的,但是你不麻痹,不高潮,为什麽喜欢弄得让我高潮呢?你们男人有什麽好处吗?”

“男人能把女人弄干得飘飘然,就会很满足,其实男人只有射精一刻之爽,在整个过程中,女人爽了七分,男人只得爽三分而已!”

“我不懂得你讲的那些三分七分啦!咦!你弄了浴液,好像顺滑得多了,你这样抽插我,小心我又会咬你哦!”二妞笑着说,她的脸色已经开始泛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日本三区不卡高清更新二区,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,日本一道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